毛呢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毛呢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我所经历的2轮VC融资

发布时间:2020-02-11 02:02:41 阅读: 来源:毛呢厂家

做完B轮融资,心里终于可以歇口气,好像呼吸也放得缓慢了好多。想象在这个公司已经协助做过两轮融资,亲身参与了作为企业行为的全部过程,也算了积累了一些经验,这些经验随着时代的变迁也会陈旧发黄,不过可能在我的职业生涯中这样的经历也不会太多,因为如果顺利下一轮就应该是IPO了,所以总还是在琢磨应该把这个过程写一些东西,不能和网上满天飞的VC案例做比较,只是帮助自己“记忆”而已。

A轮融资

第一轮融资Kick-off是在2006年10月,整天孤陋寡闻闭门造车的管理团队第一次听说还可以通过风险融资解决现金流问题,于是反正闲着也是闲着,BOSS领着我们就开干起来。其实那个时候公司并不是很缺钱,从来还没因为资金链断裂要去银行贷款。决定开干以后,还不知道通过什么途径去接触VC,于是找到上级组织中关村管委会,刚好2006年是海外热钱疯狂涌入中国还找不到地方投资的时候,VC也在通过高科技企业比较聚集的中关村管委会寻找合适的潜在对象,于是双方就接触上了。没想到第一个谈的VC竟然就成为我们的天使投资人,一直跟到了B轮。

该VC本来是希望能够全盘吃这盘菜,但因为一个中间人介绍,美国最有名的的一家VC找到了我们。其实VC就跟我们小区妈妈们给孩子集采玩具一样,喜欢跟风。一听说已经有公司要投了,不管做没做尽职调查,也非要跟进这一轮。考虑到它的知名度如此之高,完全可以省掉我们很多的广告费,于是我和“天使”协调了好长时间,“天使”也考虑风险保险兼备,同意一半一半平分秋色。

因为当时碰到了商务部为了抑制境外企业收购境内企业而颁布了著名的75号文件,而我们需要在开曼注册公司来转让国内公司的股权,正好在此文件的限制范围之内,所以采取了很多企业当时不得不做的“新浪模式”架构。这样一来,我们所有的组织架构全部要重新进行调整,成立公司,协议控制,股权质押,开设帐户,外管局登记和工商登记等等,虽然2007年1月份就签了投资意向书,可项目最终结束却已经是秋天的事情了。这次融资因为没有请咨询公司,所有的流程都是我在管理和跟踪,最后累到快吐血,直接得了免疫力突然低下导致的面部三叉神经带状疱疹,目前脸上还有一个小疤痕。

B轮融资

第二轮融资Kick-off是在2008年9月左右,当时我已经怀胎即将临产,董事会的投资方董事提出来我这种状态不可能再做B轮,所以一定要请咨询公司。咨询公司的价格是很吓人的,他们找咨询公司肯定不单单因为我的肚子,而是2008年底是全球金融危机最低谷之时,所有VC都把钱包卷了又卷缠到裤腰上,即使是最后解囊,公司的估值都给得很低。这种时候不依赖咨询公司,估计Term Sheet都拿不到。

按照第一轮的经验,我估计自己生完宝宝休完产假再回公司上班的时候,钱应该刚好落袋为安。

哪曾想BOSS和VC见了一拨又一拨,等我上班时,连个口头表示有投资意向的公司都没抓住,就见咨询公司隔三差五带人来参观,听老板忽悠。于是我逐渐开始参与,基本上和第一轮流程差不多,但是有咨询公司帮忙,的确是轻松不少,至少省了很多事务性工作,可是一直没有公司有意向!

大约7月份时,终于拿到愿意Leading的Term Sheet,然后就是例行的尽职调查。不过这一轮的尽职调查非常复杂,大概前后进行了快2个月,当然其中还有确定跟投方和跟投比例的各种会议,因为一旦有VC愿意Leading,就意味着这个公司还是比较值得投资的和安全的,很多原来持观望态度的VC就以跟投的角色出场了,而且为了跟投比例还打得快要头破血流互相倾轧。Leading Investor专门聘请了一个原福特的老头巡防遍了我们所有客户,请德勤尽职调查团队和律所来公司大会议室足足坐了一个星期,最后也没查出什么瑕疵来。于是决定投了。

法律文件的起草不是很困难,高价请好律师。但第一轮我们完全没有经验,所以投资方请的律所把起草的文件交给我们后,我们轻信了投资方的建议而没有请自己的境外律师,就请境内律师看看即可。整个过程境内律师根本没有提任何异议,因为他也是投资方安排的。幸好截止至今也没出任何需要拿法律文件说事的争议,否则我们肯定是一个输。等到B轮再回头看A轮的文件,所有条款都对我们不利,稍一出错就要赔偿赔偿还是赔偿。B轮我们请了A轮投资方的律师,这一下他们的态度直起直落,处处维护我们的权益,和B轮投资方的律师吵得个不亦乐乎,我抱着胳膊在旁边看热闹,最后需要决策的时候再出来说个话。

B轮文件的争议焦点是我BOSS作为Founder成为承诺和保证条款的唯一赔偿人,赔偿金额无上限,必须现金赔偿而不接受股权支付,也就意味着我BOSS必须为公司每一个运营细节进行个人的担保,其实随着A轮和B轮的融资稀释,我老板的股权post close后已经很小了,这样的确不公平。但吵了10天以后,BOSS咬咬牙咽下了这口气。

后期的法律文件和Close流程还算顺利,因为争议一旦解决,各方就很轻松地完成自己的工作就OK。最终Close选择在了 9月16日这个不错的日子,因为Leading investor的钱存在了马来西亚的银行,而17日开始是穆斯林一个传统节日,所以必须在16日之前把钱打进公司帐户。于是我就守在电脑边,看着一笔一笔的美金哗哗地流进了公司的口袋里,那个口水啊,一样哗哗地淌个不停。

这两轮融资在我的职业生涯中应该算是值得写下的一笔,发现自己很享受这个过程。

广州代理记账会计

广州工作签证新政策

注册公司企业

股东经营范围变更流程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