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呢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毛呢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换个角度看乐视股东大会到底是创业失败还是庞氏骗局《资讯》

发布时间:2020-11-05 16:22:06 阅读: 来源:毛呢厂家

我们熟悉的演说家贾跃亭并没有现身,而另一个我们熟悉的、行走的银行孙宏斌第一个出现在现场。之后,乐视网的独立董事郑路,公司监事田炳信,以及董事候选人兼公司CEO梁军,董事候选人、乐视影业CEO张昭,公司CFO张巍等陆续到场。 2017年7月17日下午2点,乐视网召开了临时股东大会,审议了包括《关于公司第三届董事会改组暨补选非独立董事的议案》在内的多份文件。

我们熟悉的演说家贾跃亭并没有现身,而另一个我们熟悉的、行走的银行孙宏斌第一个出现在现场。之后,乐视网的独立董事郑路,公司监事田炳信,以及董事候选人兼公司CEO梁军,董事候选人、乐视影业CEO张昭,公司CFO张巍等陆续到场。

当然,还有从去年开始就不断出现在头条的、对乐视饱含不满情绪不满的债权人们,也一同来到了现场。他们宛若明星的狂热粉丝一般,手中高举标有“还钱”、“贾跃亭还钱”等字样的标牌,并且高呼这标牌上的内容,围堵了会议室门前的通道。

本应在2点召开的股东大会,也因此推迟近20分钟。在会议召开期间,场外的债权人也依旧不断高喊还钱口号,即使在警察的劝阻下,也几近将会议室大门撞开。

最终,只进行了约15分钟的股东大会便在混乱中匆匆结束。

虽然只有短短15分钟,但对于这个背负巨债的公司,大家还是从简短的内容中提炼出了很多有效信息。

贾跃亭不再为乐视写歌,要在国外为法拉第窒息

首先,贾跃亭的态度非常微妙。在不久前的7月6日上午,贾跃亭发表的声明当中,贾跃亭仿佛是要以一己之力,扛下乐视的困局——我会承担全部的责任,会对乐视的员工、用户、客户和投资者尽责到底。打个比方,如果说之前贾跃亭对乐视的热情是“为梦想窒息”演说和创作LeEco版《海阔天空》,7月6日其对乐视的热情就降到了文字说明,而在7月17日已经变成了不到场、不回国、不发声,这是不是让人感觉很不妙?

那么,贾跃亭究竟在忙什么呢?法拉第未来公司称,贾跃亭本人现阶段不愿接受采访。但相关工作人员称:贾跃亭在洛杉矶“最重要的事情除了融资,还有就是迎接即将加盟FF的世界级高管”。而现在也已经证实:这位“世界级高管”是“宝马i系列之父——乌尔里希·克兰茨”。

但按之前相关报道所说的“庞氏骗局”,其并不会因为参与的高层的变化就改变其骗局的本质,并且,贾跃亭又开始融资了,在发给记者的邮件中法拉第方面表示:公司考虑通过A轮融资筹集10亿美元的资金……以确保FF91于2018年上路。放着营收较好的乐视致新、乐视电视和乐视影业不管,专注于投资无底洞的贾跃亭,真的是让人感到匪夷所思。

孙宏斌看好5年后的乐视,称王健林也同意

其次,在短短20分钟的会议中,以等额选举的方式进行了董事会改组,不负众望的提名三人上任三人。

当然,最重要的还是孙宏斌的发言和态度,孙宏斌表示:“我一直看好乐视网上市公司这块业务,乐视影业、乐视致新、A股上市的乐视网。”

但其之后的发言也让在场的债权人心生不满,“我们看乐视上市体系这块业务是看未来三年五年,而不只是看今天明天,如果看现在真的没有什么可承诺的。”有相关媒体猜测这或许暗示债务的偿还是一个相当漫长的过程。

而近来每次展开美好愿景的时候,王健林都仿佛一个担保人一般出现在孙宏斌的未来里:“乐视超级电视这块肯定是好东西,乐视影业也做得不错,老王(王健林)对张昭也很看好,乐视网和乐视电视这块业务,我们肯定能让公司的经营做踏实了。”

但是,7月18日的现实却对孙宏斌不太友好,或许是受到了孙宏斌海口下“不差钱”的影响,根据相关媒体消息,近日融创计划发行的100亿元公司债已被上交所终止发行。多家金融机构调低了融创的信用评级。在股市方面,18日早间在香港上市的融创中国低开后跳水,最大跌幅逾13%,截至午间休盘,跌9.88%,每股报15.5港元,市值蒸发逾66亿港元。半年花费千亿买买买的融创,目前总市值仅有605亿港元。

乐视“今天”不行,“明天”待定,“昨天”的问题也不小

并且,也并不像孙宏斌所预想的那样:“我们看乐视上市体系这块业务是看未来三年五年,而不只是看今天明天。”乐视的“昨天”也相继被爆出问题。

首先,2016年11月江苏扬州人民检察院的审理被网友们翻了出来:乐视网2010年上市其实就存在争议,当时还是证监会发行监管部发行审核一处处长的李量,就利用职务上的便利,收受礼金为乐视网的上市提供了帮助。乐视带病上市。

其次,知乎、雪球等网站曾有热心网友分析乐视的财报,认为财报有水分:“为什么需要盈利的时候,就刚刚好盈利了呢?”并都出贾跃亭曾在新加坡上市的公司SinotelTechnologies,适时的盈利和增发以及最后的黯淡退市,故事的前半段与乐视颇为相似。

与此同时,有媒体指出,贾跃亭于2015年6月和10月减持套现近57亿元资金,并承诺:“所得资金将全部借给公司作为营运资金使用”,并免收利息。

而结果却是贾跃亭只提供了乐视网无息借款20.71亿元,仅为承诺的1/3,也就是说,承诺并未兑现,但乐视网在2015年年报承诺事项中表示,“报告期内,承诺人遵守了所做的承诺”,按照这些报道,乐视网明显涉嫌虚假陈述。

但与广大债权人和散户的境遇截然不同的是:乐视网的股价上涨了40多倍,包括贾跃亭在内的原始股东,从2012年开始不断减持套现,赚的盆满钵满,留下众多的机构和散户接盘,损失惨重。

央视二套也对此进行了报道,并声称:到底是创业失败,还是涉嫌欺诈,可能只有在相关部门调查后才会有定论。当先天不足再遇上后天的作假,很难想象乐视的明天会有多好。

短短20分钟,有用信息寥寥无几,无论是乐视还是新乐视,并没有让投资者看到未来和希望。显然,孙宏斌的许诺并不如贾跃亭的动听。据传,贾跃亭近期有回国的打算,希望还能看到贾总为乐视写歌、为乐视窒息、为乐视制作精美PPT的那一天。

脑中风后遗症怎么康复

全国肺癌医院前二十名

干细胞抗衰老要几针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