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呢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毛呢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灵渊的鱼之白卿[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3 16:58:20 阅读: 来源:毛呢厂家

经忘川直到奈何桥,可走水路。

而穿着黑白衣裳,苍白着脸木纳的摆渡人,通常会在桥头放着小灯一盏,如此在小舟经忘川而下穿过灵渊的时候,就会有许多红色小鱼,应着光而来为它们引路。

这些鱼长的跟凡间所见的鲤鱼别无二致,不过也有不同,不同于它们的是脊背上能长出奇怪形状的鲜红色翅膀,可以在昏暗的灵渊里四处游走。不同于普通的鱼,它们是善良美丽的女子死后鬼魂化成了的。以过往鬼魂最后一丝怨念为食,因为这样也有些他们的记忆,虽然只可以维持七天时间。

鱼棠见到白卿的时候,就是在这昏暗的灵渊里,他穿着一身大红色袍子,眉眼微蹙着急的看着眼前漫无边际的黑水,像是要去寻什么人或是找什么东西一样,就只差催促前面行动迟缓摇浆的摆渡人快点划了!

未等着摆渡人跟树懒一样,缓缓的将舟头挂着的灯笼的点亮,白卿就跳舟入水,连个气泡都没冒,潜入水中层,他敞开手的时候,手心突然窜出了一朵朵红色的发着光亮的花,却尴尬到只引来了一条鱼!她就是鱼棠!

她紧张到不停摇着尾巴,打量着这个外来者,他生的俊逸,穿着一件大红袍子,见到鱼棠的时候终于疏了一口气,眉眼之间竟划过丝丝喜悦!

白卿快速从腰间取出一个白色的瓷瓶,将还不知道怎么回事的她就被装了进去。

鱼棠坚信在过去六天里,没有看到过这个人,连着一点熟悉的感觉都没有,莫名其妙就将人家装进瓶子里这算是怎么一回事?

还没有等着白卿带着鱼棠离开灵渊的时候,他突然之觉得瓶子一空,转头的就看到了水中一尾时隐时显的红。

白卿也不追,只是指尖突然有光亮,一朵朵红色的海棠花连着枝一起绽放,多少年了!

他似乎都还记得,鱼棠在庭院里细细看着一盆即将枯死的海棠花,她问身旁面容惨淡的他:“是不是它开了花你就能好起来?”

白卿表面上严肃的点了点头,而实际上内心是在偷笑的,对他而能让海棠花开不过就是分分钟的事情,这跟自己重伤完全是两回事。

不过他没有想到这个句居然成了鱼棠一生的念想,直到二十三岁那一年的死亡,她心里居然还念着那盆从来都没有开过花的枯海棠。

唯是此生最爱,生前死后都将记得它!所以快要展开翅膀快速逃离的鱼棠,又飞了回来。

她化成了一个年轻的的姑娘,既紧张又害怕看着眼前的白卿,问他:“你干嘛要抓我?”

“因为我要带你回家!”

这么多年了,白卿同着鱼棠一起的青葱岁月里,这一次他再没有用语言去捉弄或是嘲讽这个从小到大看起来都傻乎乎的姑娘,眼神诚恳,不觉是玩笑!

但鱼棠已经记得了,她的眼神中除了陌生,剩下的只有的惊恐。

白卿自然不会因为这个而放弃,他将鲜红的海棠花递到鱼棠手中,突然一股炽热的气流,充斥了她的全身,生前的记忆就跟放着电影一样,一暮一暮画面敢极强,她不可相信,也无法质疑。这个就是在七天之前,甚至更远之前的回忆!

金陵海棠花开的最胜那年,鱼棠出生了,家人的一百多口一人都还没来的及庆祝,却首先发现可以这孩子的不正常之处。

她的眼睛有一只那瞳孔是鲜红色的!就像是外面开的茂的海棠一样!

等着这姑娘生下来不过一周之后,娘亲就因为产后调理不当,撒手人寰。而父亲还在为丧妻之事伤痛不以的时候,却遭人弹劾。

明明官位就不高,最后又被左迁。心里真的气的吐血,他一直认为是鱼棠给家带来的霉运气,将所有的气都撒在了她的身上。

在鱼棠才两三岁的时候,他就将她关在了后院的一处阁楼里,还好的是一天三顿饭是有人送的!。

不过就是这么多年,她都没有感到孤独,因为自己的屋里一直都有许许多多的人啊!而且只有她一个人能够看到。

它们总是在夜里出现,然后就给她讲各种故事哄着鱼棠睡觉,这是个秘密!几乎没有人知道。

认识白卿的时候,鱼棠已经有差不多十二岁的样子。根据鱼棠回忆,他们的初识是一个下雨的上午。

白天里鱼棠总是很无聊,于是就趴在窗边看着外面十年如一日,一尘不变的景色。

此时一入深秋,淡淡雨云之下一片秋意,从阁楼之上往下看在布满残荷的水塘里,有一个人赤裸着身子,在里面清洗着伤口,他的血染红了身边还算清澈的水,精致的脸上有些苍白,而且冒出了一颗颗如豆般大小的汗珠。

鱼棠怎么见过这香艳的场面,鼻子一热流出血来。

这边白卿立马嗅到一股人血的腥味儿,突然警惕的看着周围,最终在阁楼之上看到一直死死盯着他看,流着鼻血都不自知的小姑娘。

观察到她有一只眼睛成红色,白卿这就尴尬了,心里暗道:“小姑娘能看见自己?”复而暗自喟叹:“我活了几千年没有想着这狼狈样子居然被一个小姑娘看到!”

随之脖子一歪,不醒人事!

鱼棠一看不对劲,对着下面的塘里就大喊,可是没应她。再过一会儿送饭的丫鬟就来了,她灵机一动将门窗都关上,今天也没什么太阳,现在叫那些朋友出来应该没什么大碍吧?

所有事儿都准备好了以后,就听到丫鬟解开锁的声音,此时的她心都快跳出来了,看着丫鬟恭恭敬敬的走了进来,她的朋友们悄悄摸了丫鬟裤兜里的钥匙,随之等着

丫鬟走了以后就将穿墙而过将门打开了!

鱼棠从来没有下过阁楼,这一走差点就绕远了,好在还是找到了白卿。

她从荷塘里给他捞起来,脸涨的通红别过脑袋去不看他大着步子往着楼上扛,这光溜溜的身子冷的跟冰似的,而且身子极轻,如果不是鱼棠摸起来还有那么一点点肉感,一定会认为她和她那群朋友一样。

推荐您阅读更多有关于“999个短篇鬼故事民间鬼故事”的文章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