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呢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毛呢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全球货币政策周期错配风险上升-【新闻】

发布时间:2021-05-24 07:44:29 阅读: 来源:毛呢厂家

【】新兴经济体货币竞相大幅贬值

全球金融冲击犹如涟漪一般,一波一波向外传递,2008年风险漩涡在美国,2010年风险漩涡在欧洲,而自2013年起,风险漩涡转向新兴经济体。2013年5月,美联储准备着手回收金融危机以后释放出的巨额流动性,这一过程引发了新兴经济体的金融大动荡。特别是2014年初以来,“脆弱五国”(“Fragile Five”,巴西、南非、印度、土耳其和印尼)受到更大的冲击。

2014年,以阿根廷比索为代表的新兴国家货币受到重创。大规模资产抛售在阿根廷、土耳其和南非等新兴市场国家再度上演,这是继2013年5、6 月间新兴市场出现的第二波剧烈震荡。阿根廷比索1月跌幅22%高居榜首。几乎同一时期,土耳其里拉贬值幅度超过9%,乌克兰里夫尼亚贬值6.1%,印尼盾贬值4%,巴西雷亚尔贬值3%;在过去两周内,印度卢比贬值超过0.5%。此外,长期债券、高风险或低流动性资产溢价逐渐消失也导致新兴经济体风险资产遭遇抛售,新兴市场信用违约互换(CDS)出现大幅飙升。

本质而言此次新兴市场金融动荡和资产抛售是美联储退出量化宽松(QE)对新兴市场冲击的延续,但与去年5、6月份相比,本次动荡的直接触发因素是部分新兴市场国家自身的问题。而去年5、6月份金融市场动荡的直接触发因素是美联储宣布开始考虑缩减QE的预期骤升。

过去十年,一些新兴市场国家经济的较快增长受益于全球流动性宽裕、政府支出扩张和新兴市场的整体繁荣。在连续多年强劲经济增长下,一些新兴经济体也逐渐积累了内部的宏观失衡,表现为财政赤字上升,货币增长过快和信贷过热,经常账户赤字上升,通货膨胀也逐渐抬头。当外部需求强劲时,一些必须的结构改革也被拖延。这些问题往往被较高的增长速度所掩盖,而一旦外部需求疲软,内部宏观失衡的问题立即暴露,推动经济的进一步下滑。可见,廉价资金掩盖了新兴市场国家存在的结构性缺陷。金融危机后发达国家实施的量化宽松货币政策为资本市场提供了大量廉价资金,且这些资金多流入新兴市场国家,人为制造了新兴市场国家较早复苏的假象,掩盖了深层次的结构性问题。

周期“错配”成为全球经济重要特征

2008年以来,在全球金融危机的冲击下,各国经济关联度显著上升,经济周期呈现同步化特征。然而,与以往不同的是,新兴经济体与发达经济体周期 “错配”却成为全球经济重要的趋势特征。目前,新兴市场经济运行周期存在与美国经济周期脱钩的现象,发达国家经济复苏引领了全球经济自2012年底以来的复苏,而新兴市场多数经济仍在下行。根据国际货币经济组织的最新数据,2013年以金砖五国为代表的主要经济体平均增速已经从2010年的7.4%下滑至 2013年的5.1%。而这一趋势很可能在2014年继续呈现收敛态势。新兴市场国家与发达经济体的双速增长将呈收敛态势。2010年发达经济体与新兴经济体增速相差4.5个百分点,预计2013年和2014年这一差距将分别缩小为3.3个和3.1个百分点。

美国作为率先走出金融危机的国家也将率先启动货币政策的常态化进程,导致全球流动性大幅收紧,这对于仍处于“加杠杆”过程中的新兴经济体而言,无异于“釜底抽薪”。与发达国家不同的是,新兴经济体在金融危机之后有明显的“加杠杆”趋势。2008年以来,全球总需求水平不足明显降低对发展中国家的进口需求,导致以出口为导向的新兴经济体外部盈余大幅减少,意味着新兴市场经济体从外部获得的流动性出现紧缩。在这样的大背景下,新兴经济体要么吸收国外融资,要么通过内部融资弥补从外部获得流动性的不足,这导致了从国际收支或是国内各经济部门来看,新兴市场经济体的杠杆普遍上升。

新兴经济体自身调整能力堪忧

在QE退出的全球宏观背景下,新兴经济体自身的调整能力堪忧。无奈,那些经常账户赤字较大、对外融资依赖程度高的国家开始以加息应对资本外流和本币贬值,今年1月份以来,巴西央行加息50个基点至10.5%,印度央行加息25基点至8%,土耳其央行将隔夜贷款利率从7.75%大幅上调至12%,南非央行加息50个基点至5.5%。然而,加息也许并不是应对资本流动风险,对本国资产形成保护的最好措施。以泰国为例,根据瑞穗证券的数据,外国投资者自去年10月以来已经从泰国撤出了40亿美元资金,造成泰铢兑美元的汇率下跌了5%。另一方面,加息举措势必会压制新兴经济体国内经济复苏,引发金融市场动荡,金融市场动荡又会进一步影响实体经济增速下滑。

事实上,新兴经济体的规模和贡献已今非昔比,新兴经济体占全球国内生产总值的份额已较1997~1998年翻了将近一倍。诚然,中国经济崛起在这其中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不过剔除中国后,其他新兴经济体份额仍然由1997~1998年时的15%左右攀升至目前的25%。从对全球经济增长的拉动作用来看,新兴经济体近年来更是贡献了高达3/4的全球增长。如果投资者持续快速、大幅从新兴市场撤资,导致新兴经济体产出急剧下滑,并拖累全球经济。

2014年将是全球金融新周期的开始,随着全球货币潮水开始退去,新兴经济体受到的尾部冲击将进一步显露出来。由于美联储货币政策收紧而引发的新兴经济体货币收紧周期(为抑制资本外流和本币贬值而采取的政策对冲)将会以经济复苏周期的错配而加剧新兴经济体的风险。

上海看荨麻疹哪里好

北京德胜门中医院骨科解疑:经常腿疼是怎么回事

邯郸治疗阳痿价格

苏州脱发医院怎么样

白癜风对于儿童有哪些危害呢

成都男科治疗无精症哪家好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