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呢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毛呢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女子做完清宫手术胎儿仍在腹中医院承认手术失误

发布时间:2021-01-22 02:56:04 阅读: 来源:毛呢厂家

做完清宫手术胎儿仍在腹中瑞昌市人民医院遭投诉

医院承认手术失误当地卫生局已介入

再过几天,李华(化名)就要和丈夫在国庆节举办婚礼了。眼看婚期临近,可他们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因为他们目前正在为一桩“生育风波”而奔波讨说法。

两个多月前,怀孕的李华终于体会到初为人母的喜悦,夫妇俩甚至为未来小孩的起名争论不休。但没想到1周后,她却因“下身见红”被医院诊断为“先兆流产”,而忍受剧痛做了清宫手术。令一家人吃惊的是,在打胎后几天,她突感不适回医院复检,B超竟传出腹中“死婴”的心跳声。但此时产下健康宝宝的几率已很渺茫……、

不慎摔跤导致孩子流产

家住江西九江瑞昌市赛湖农场府东新区的李华,今年22岁。2010年,曾在广州做服装生意的李华结识了比她大2岁的老乡周瑞峰,通过一段时间交往,两人很快确定为恋人关系,并于当年办理了结婚登记手续。由于两人忙于打理生意,为此他们一直抽不出时间举办婚礼。

今年3月底,李华发现自己有怀孕征兆,于是来到医院检查,确诊怀孕。可是一家人没高兴多久,厄运就降临了。5月份,李华不慎摔跤导致孩子流产,在瑞昌市人民医院(系二级甲等医院)做了清宫手术,原本充满快乐的一家陷入了沉默。

7月19日,李华发现自己又停经了几天,有些紧张的她来到了瑞昌市人民医院做检查,照过彩超之后发现李华又怀孕了。这个结果让一家人既紧张又惊喜。

保胎却成清宫打胎

正当他们满怀期待时,悲剧重新上演。7月22日,李华吃完晚饭后,觉得自己有些不对劲,到厕所一看,她自己吓了一跳,因为她下身见红了。“是不是流产了?”一种恐惧的念头出现在她的脑海。

当晚7时左右,她在家人的陪同下来到了瑞昌市人民医院就诊,希望能保住胎儿,而正是这次检查让他们做了一个至今认为最错误的决定。“人民医院在瑞昌算是最好的医院,没想到这里却让我失去了孩子。”李华告诉记者,那晚是妇产科的医生熊丹值班,熊丹结合她的病史及彩超检查,判断她系“先兆流产”,并建议她马上做清宫手术。再次流产的噩耗击溃了李华和在场的家人,而此时正在深圳做工程的周瑞峰闻讯后也连夜坐飞机赶了回来。

“因为怕疼,当时我不肯做清宫手术。但熊丹说不做的话就先吃药,到时候还是要做清宫手术,因为并没有流干净。我想既然早晚都要做,那不如早做。”李华说,当晚在熊丹的劝说下,她即刻做了清宫手术。

清宫之后胎儿仍在腹中

术后当晚,李华带着失去亲生骨肉的痛苦离开医院回到家休养。当她一家人都以为事情就这样过去的时候,一份复查结果,又让事情再起波澜。

7月28日,也是李华术后一周的日期,李华发现自己腹部有点不适。她没有多想,独自去瑞昌市妇幼保健院做了一次复查,但结果却让她傻了眼:子宫腔内近左侧子宫角部可见妊娠囊回声。当她流着泪从医院回来告诉丈夫周瑞峰这个结果时,一家人难以相信这个事实。

因为医生的疏忽,造成清宫没清干净,有残留物遗留在子宫内,这样的病例周瑞峰听说过。但接受清宫手术后却仍然有一个完好的孩子留在宫内,他们是闻所未闻。夫妇俩既痛心,又气愤。

“明明已经流产了,而且做了清宫手术,为什么还会有妊娠囊?”周瑞峰十分疑惑,妇幼保健院医生的诊断更是让他迷惑:疑似宫外孕,建议去省妇幼保健院做进一步检查。当天,夫妻俩赶到省妇幼保健院做进一步检查,做完B超以后,医生的诊断结果却是:早孕。

早孕是不是意味着孩子还能保住?周瑞峰夫妻俩心里泛起了一丝希望。

患者再度做人流手术

可更痛苦的现实是,他们要对这个胎儿作出取舍:要还是不要?

此时,李华夫妇正在为要不要孩子发愁,因为胎儿在手术中可能遭受过器械的直接伤害,或术中、术后用药中还有孕妇禁用药物,他们担心孩子今后出生会留下后遗症,谁也不敢保证孩子的健康。他们多方征询了有关专家的意见,并向他们进行了咨询,多数认为:清宫手术对孩子的伤害很大,谁也不能保证孩子出生后,会不会缺胳膊少腿,所以这孩子最好不要。

专家的说法,彻底击碎了俩人的希望。夫妻俩思索再三,最后决定于8月3日在省妇幼保健院做了一次吸宫人流手术。“手术做完以后,医生告诉我说,从李华的体内刮出宫内组织约20g,能看到明显的绒毛,那就是我的孩子。”周瑞峰说道。

医院承认手术失误

这段时间,李华夫妇俩一直在医院里奔波,想为自己不寻常的经历向瑞昌市人民医院讨说法,但一直都没有等到有关人员的正面回复。9月25日下午,记者来到瑞昌市人民医院住院部三楼妇产科,主治医生熊丹婉拒了记者的采访。随后,记者在瑞昌市卫生局有关领导的帮助下,找到了负责调解此事的院方法律顾问、江西惟民律师事务所罗嗣音律师,对李华做完人流手术后肚里仍存活胎儿的事,他代表医院认为她反映的情况基本属实。

罗律师说,确实是手术中的失误,技术方面有缺陷,但此事不属医疗事故,因为医务人员在清宫手术过程中没有清干净,致使患者没有达到治疗目的,这是医疗过错,但诊断没问题。为此,院方对患者及其家属表示歉意,愿意通过协商,对患者李华因再次终止妊娠的医疗费、交通费和营养费等费用负责,给予一万元补偿。

“可他们一口咬定要我们医院赔35万元,否则就免谈。”罗律师坦言,人流手术中发生漏吸,医院有责任,院方愿意赔偿,但必须遵循公平、合理的标准。由于患者提出35万元赔偿数目过大,院方无法满足他们的要求,并以书面形式告知患者及其家属通过县级以上医学会起先医疗事故技术鉴定,然后再根据医疗事故或过错及责任大小,再通过司法途径解决。

罗律师再次表态,医院愿意跟患者李女士协商赔偿事宜。但李华却认为,“我要求误工费、营养费和精神损失费等,我仔细算过,35万元不过分。”自己发现清宫手术失败后,她到省城做了第二次手术。尽管费用不高,她和丈夫却忧心不断:以后生育能力是否会受影响?

专家:刮宫后胎儿继续存活很罕见

昨日,记者就李女士的遭遇采访了省城某医院妇产科资深医生彭教授。她说,女人在怀孕前三个月,如果见红了,一般判断是宫外孕或者是流产,所以说熊丹判断李华流产是没错的。但正常发育的婴儿在40到50天已可以测得心管搏动等生命特征,否则有3种情况可以考虑:婴儿死亡、婴儿发育或受孕时间较晚。此时,医生一般比较谨慎,不会轻易做出结论,尽量用中性的语言给患者提出建议,选择继续观察或进行人流。不过,有经验的医生也可能会根据产妇的具体情况做出判断。

此外,目前人流手术中漏吸的几率不大,不会超过10%,而刮宫后胎儿继续存活的状况属于极为罕见。从这点可以说明,实施手术医生缺乏责任心或实施手术者技术不过硬。因为,刮宫过程全凭实施手术医生的手感和经验进行,如实施手术医生技术欠佳就会出现漏刮状况。

她同时指出,患者李女士在胎儿存活时再接受手术,主要是患者身体受的伤害非常大,但术后丧失生育功能的可能性不大。

至记者发稿时,瑞昌市卫生局已经介入此事调查。该局还因熊丹医生在对患者治疗不彻底的情况下,未要求患者住院观察治疗,和在门诊病历中也未书写相关体格检查、诊断、注意事项等不规范原因,决定给予熊丹医生全市卫生系统通报批评,并责成瑞昌市人民医院依据《瑞昌市卫生局医疗事故(差错)责任办法追究暂行办法》进行相关责任追究。(袁晓华高以理刘杰灵)

少女前线

下载南方双彩

6合宝典老版下载2016

易盈彩票下app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