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呢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毛呢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新闻】国产大豆不敌转基因大豆黑龙江8成油企停产石生堇菜

发布时间:2020-10-18 22:05:40 阅读: 来源:毛呢厂家

国产大豆不敌转基因大豆黑龙江8成油企停产

原料收购困难、销售价格低廉、停产成为家常便饭……食用油价格上涨的背景下,黑龙江中小型压榨企业难以分到属于自己的那杯羹。

80%的企业停产,企业80%的产能闲置,80%的大豆靠进口,三个80%刺激着中国大豆榨油业的神经。

被羡慕的“约谈”

当涨价早已为人们耳熟能详之时,被认为是打压的“约谈”,却被黑龙江中小型食用油企业贴上了“羡慕”的标签,成为可望而不可即的梦想。

3月末开始,两大食用油巨头中粮和益海嘉里相继提高产品价格,其中,菜籽油、花生油两个品种上调幅度约在8%左右,引发了食用油价格新一轮上涨担忧的同时,也迎来了发改委对相关企业的约谈。

4月初为调控食用油价格,避免形成连锁涨价局面,国家发改委迅速出手,约谈多家主要食用油生产企业,力促食用油价格稳定。

价格上涨,约谈生产企业,市场保持稳定,这样的循环在食用油领域屡见不鲜,效果看得见。

“发改委约谈是对你的重视,像我们这样的中小型压榨企业连被约谈的资格都没有。”在黑龙江省祥源油脂有限公司孙加锁眼里,被约谈其实值得羡慕,至少“有机会可以表达自己的观点,只有大企业、有影响力的企业才会被约谈。”

益海嘉里方面表示,本次调价主要由于原料价格居高不下,企业无法承担。本次8%左右幅度的调价,只略减轻企业亏损困境,企业仍处于亏损的边缘。

“食用油价格上涨是多种因素作用的结果,其中原材料价格上涨的因素不可忽视。”中国社科院农村发展研究所研究员李国祥(微博)告诉新金融记者。食用油价格上涨存在企业长期亏损后补涨的因素,具有一定的合理性,同时可以减少行业的亏损。

为了保持价格稳定和保障市场供应,我们企业持续供应小包装食用油,企业承担了巨大损失,益海嘉里方面对媒体解释涨价的原因。

“他们这些大企业都承受不了原料涨价,中小企业就更承受不起。”黑龙江鸿源油脂有限公司总经理刘再林称“无论生产规模、营销能力还是品牌影响力,我们都无法与大企业相比。”

早在2010年10月,金龙鱼和福临门两大食用油品牌相继提价,各类产品出现4%至10%不等的价格调整。当年11月底,国家发改委约谈了中粮集团、益海嘉里、中纺集团和九三粮油集团四家大型食用油生产企业,要求企业在4个月内不得上调小包装食用油价格,成效立竿见影。

食用油市场高度集中,仅中粮和益海嘉里两家就占据50%以上的市场份额,搞定了这几家大企业就可以控制整个价格波动,被认为是发改委约谈的“内在动力”。

“黑龙江省的所有油脂企业产量加起来还不及这两家的零头,大家都是看人家脸色行事,他们不涨价别人根本涨不起来。”不止一位食用油业内人士告诉记者。

而对黑龙江油脂企业来说,此次涨价——约谈的循环中,并没有涉及大豆油价格的提高。“大豆油和调和油不在提价范围之内。”中粮和益海嘉里均表示。8%的价格提升将它们遗忘,期望在本轮价格上涨中缓解压力的黑龙江中小型油企失望而归。

规模相对较小、只能看大企业脸色行事、缺乏市场影响力被外界认为是黑龙江食用油企业的通病。

数据显示,国内食用油年产销量2900万吨左右,其中小包装食用油的销量约600万-700万吨,主要以益海嘉里、中粮以及鲁花为主。其中益海嘉里旗下品牌约占50%-60%的市场份额,中粮和鲁花分别占据约15%和6%的份额。

而整个黑龙江油企2011年的产量为150万吨左右,以鸿源公司为例,该公司总投资2.2亿元,其中固定资产投资1.41亿元,年加工大豆30万吨,年产豆油5万吨,豆粕24万吨、大豆磷脂1000吨、大豆浓缩蛋白13000吨,年销售收入在10亿元左右,在整个行业内部属于小字号。

而在黑龙江油企内部则认为,“是使用国产非转基因大豆导致市场竞争力干不过别人”。

“黑龙江企业很委屈,目前只有黑龙江的企业还在使用国产大豆作为原料,其他企业都是进口转基因大豆,在出油率上我们不占上风。”黑龙江大豆协会副秘书长王小语认为“这也是企业弱势的一个重要原因”。

北京京科银康医院

治角膜病哪家好

杭州中医治疗肝癌多少钱

相关阅读